CWT進擊.jpg  

內文作者與封面:天晴

類型:進擊的巨人同人小說/利艾利

以艾連、米卡莎、里維三人視角的『我』所衍生的故事。

劇情發生在動畫25話之後的小曲。

規格:A5右翻

出版日期:2014-02-08

頁數:58頁

裝訂:無線膠裝

售價:120元

本子中心:利艾利

→奸情區通販請往此← 

 

我愛上誰排版完成F222.jpg  

 

試閱:

艾連篇──

我抹過窗框,上面依舊毫無灰塵,在這寒雪紛飛的日子,房屋裡頭仍被他保持一概的乾淨。

我看著桌上紅紅綠綠的布置,那烤雞的香味已讓我味覺疲乏,也許是餓過頭了,也或許是緊張讓我的胃失控,我完全感覺不到一點餓,即使時間已過了八點,我仍坐在這只有小方桌的前方,看著窗外,看著雪,想問問天空,是否看見了他已走在回家的路上?他今天是否仍疲憊於軍團的工作?

他那自由之翼的披肩是否沾了白雪?又或是這途中有人替他拍拭乾淨?我對他有很多的不了解,我不了解他過去三十年究竟以甚麼當作支柱活下來,我只知道,往後的日子我都會因他而活,他想去哪裡我就想帶他到哪裡,雖然我不想在這個日子想不好的事情……但,若是他死,我也會追隨他。

我起身,那只用看就感覺到冰冷的景色,走來了一個人,他脫去了立體激動後,身上的皮帶扣環仍沒有卸下,看來有些匆促就回到這裡。

我仍按照上個月就擬定的計畫,再見到他身影時立刻關掉所有的燈光。

雖然老梗,但誰叫越暗的地方,光越亮呢?我想他會喜歡在黑夜中蠟燭的顏色與溫度。

我關上燈後,躲在床邊,手上的按鈕只要一按,所有早已準備好的燈光照明就會瞬間亮起,沒問題的,我試過了幾次,這次應該也會成功。

待了五分鐘,他匆忙的步伐聲越來越近,他和往常一樣打開房門,那是和他平常一樣的暗房,只有他一人,等著他前來開燈的宅邸。

我搶先他一步按下按鈕,從門口開始慢慢亮起了蠟燭,那是從韓吉分隊長那裏拿到的驚喜蠟燭,從他的腳底,七彩的蠟燭一路亮到了桌上,看他的表情,果真是和軍團裡的他不一樣,雖然還是不笑,但至少帶了點驚訝,甚至是好奇。

我偷偷地挪動身子,因為蹲太久了,腿突然失衡地往前倒,我再釀成悲劇之前趕緊將手中的禮物抱在懷裡,免得它灑落一地,這聲響並沒有驚動到他。

他慢慢朝餐桌走去,那裏擺著里維班以往在慶祝他生日時會擺的菜餚,雖然他們已經不在我們身邊,但我仍請教了團長和韓吉,想讓他擁有和昔日一樣的生日會。

上方擺著火雞、咖啡、馬鈴薯泥和蔬菜,即使看起來只有兩人份,但紅綠的擺飾卻讓桌上看起來挺豐富,雖然人少了,但我希望他能夠快樂,我是這麼想得,沒有想到任何壞的結果就這麼作。

桌子我仍預留了里維班的人的位置,他和我預料的一樣,坐在他原本喜歡的位置,用他獨特的方式拿起咖啡,遞上一口,我想他應該會說,與其搞這些東西,不如想點如何攻回馬莉亞之牆,找到地下室的秘密。

確定他做定位之後,我再度按下按鈕,所有亮起的蠟燭突然熄滅,只有我手中拿著的東西是亮的,那表層塗抹著特殊顏料的飾品,在黑夜中如星光般的璀璨,他將注意力放在我手中的東西以及我身上,他的表情似乎早就知道這一切是我替他做的。

我小心翼翼地不讓自己撞倒任何東西,慢慢地走到他面前,將手中的東西拿起,「雖然我沒有參予您以前的日子,但願我能從今以後伴你左右,不管是悲慟歡笑,我都想參予您的一切,以身為里維班的成員永遠的保護您,在把所有巨人都擊退之前,我不會讓您受到半點傷害,也不會讓您再失去任何您心愛的團員,所以讓我成為您的最終武器,此生我的命只屬於你一人,永遠也不會被誰而消滅。」我大膽的說了這些不知從甚麼時刻開始就有的想法,將繫著我與里維名字的項鍊戒指擅自戴在他的身上,他沒有反抗,而我也強勢地掛上。

我蹲在他身旁,我終於了解到自己沒有食欲的原因,我看著他的臉,那人類最強的稱號不過是他的軀殼,他的內心我不但想了解,也想改變,我想讓他變成是我的,只有我一人獨占。

我完全無法忍住心中的想法,吻著他那總是在驅逐巨人時抿著的唇,摸著他的肩,腦中浮現的卻不是殺敵時帥氣的身影,我只想到他失去里維班團員時,嚴肅的表情,那不帶任何感情的神情,確實讓我感受到他的心早因很多事而麻痺,就因為如此,我才更愛他,甚至想著,若是失去我,他也會如此傷心嗎?

「喂!」他摸著胸前的項鍊,瞪著我,「項鍊在戰鬥時是個阻礙。」

「啊!真的嗎?我實在完全沒有考慮到這點!」

「你也用那腐朽的大腦為我想一下吧!想想有甚麼辦法讓我能帶著他戰鬥。」

「那……」我一股腦兒的像是在求婚似的只想到要用飾品來綁住他,卻忘記了我們真正的目標,「那就戰鬥的時候……把他拆下來?」

他具殺氣的眼神瞪向了我,「我是不會拆掉它的,你用你那可悲的大腦再想想辦法吧!否則我今晚不會讓你輕易地入睡。」

不知道我能不能把這句話當作他接受了我?「你……您不會覺得我很噁心嗎?」

「蛤?」

「就是……有男生……喜歡上您。」說完我又繼續解釋,「我可不是那種崇拜的喜歡喔……我是真的很想分擔您任何的事情,想知道您的煩惱,如果可以我也想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過去……還可以的話其實我也想來保護您,雖然我知道我不是人類最強,但我可以變成巨人,到時候就能成為您的武器……。」

我的頭毫不留情的被杯緣重擊著,看著他鄙視著我說的言語,疲憊地道,「我從軍團回來已經聽到不少聲音,現在我一點也不想聽別人說話,尤其說那種無意義的話。」

我吞了口水,將身體以靠在桌邊,面對坐著的他。

「幹嘛,這麼喜歡俯視我嗎?」

「不不……」我急忙搖頭,不可思議地看著兵長胸前的戒指,那可是有刻著我的名字的戒指,我甚至以為兵長和團長應該有我所不能介入的關係在,沒想到,這麼輕易的……如此幸福到我開始懷疑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。

我從這角度,將雙手環在他身後,用少年有著的獨佔情感抱緊了他,他只像個大人,任由我將他霸占,只是輕輕地摸著我的後腦勺,「生日快樂,兵長,從這一天起,我再度發誓,會為了您把所有的巨人驅逐,會保護你直到人類的圍牆能自由的打開,讓我們一起見到海洋,自由地在這個世界上生存。」

「你說甚麼都好吧!」

「我是說真的!我一定會保護您!成為最最最強的人類!」

「好,你說的都對。」

他完全把我當小孩子的戲言似的,只是不斷安撫我激動的心情,「聖誕節了,這些事情就擺一邊吧!等十二點過後,我們再來討論你要如何變成最最最強的人類吧!我想你必須要先幹掉我。」

我的身體突然像氣球一樣洩了氣,離開了他,倚靠回桌緣,「我可是會把你的話想歪喔!我也許在很多時候都不會像在軍團那樣尊重你喔!就像現在用『你』這個稱呼喔!」

「當然,只有你可以。」

他很理所當然的話卻讓我害羞了起來,我想起方才衝動吻了兵長,現在理性完全醒來,連還握在手中的按鈕也不小心被按起,蠟燭又再度亮起,或許因為按太多次有些秀逗,蠟燭開始閃爍,讓周圍變得更熱鬧、更有慶祝的氣氛。

我鼓起勇氣說了,「所以約好囉!每次的壁外調查我們都要活著回來,等到把所有巨人都驅逐後………兵長您……您一定要嫁給我喔!」

兵長睜著眼,我就知道用『嫁』這個字絕對會惹他生氣,但我不想要抹滅自己心中的想法,我就是想好好保護他,不想讓他在掛著那種想難過卻又不想表漏給別人知道的神情。

兵長呼了口氣,挑了眉,又用那種大人看小孩的表情看著我。

「好,就這麼說定了,聖誕快樂。」

我實在太過緊張,手心早已滲出了汗水,不是我預期的答案,不,應該是說這是我期待的答案但我以為不會這麼順利,我完全說不出話地看著他的臉,那是不是帶了點笑容?或是只是在笑著我孩子氣?我趕緊低頭,抹去開心滴下的淚水,我知道他一定用那種表情看我,我只是興奮到沒把握說好接下來的話,只能開心的一直抹去眼淚。

聖誕老公公對我太好了,我這生實在是……沒有任何想要的禮物了,我戴著淚水對他擠出笑容,「嗯,不能反悔,就這麼說了!生日快樂,兵長。」

他穩重地握著我顫抖的手,又用另隻手覆在上面,「我也餓了,開始吃飯吧!」

我趕緊離開桌面,「對啊!火雞已經涼了!我再去把它用熱!」

當我想離開的同時,兵長卻仍沒有放開手,反倒是使力地握著我的手,看著我的臉,「我想吃的是這裡的,不是桌上的。」他歪頭像是不明白我為何要去加熱的感覺,那表情似乎是我剛才使出的孩子氣表情。

「我我我我?」我明明心中有多渴望但事實來了卻還是很緊張,我吞了口水,看著他接近我,我緊閉著雙眼,明明可以吻人家,我卻不讓人吻我,這種感覺真的像小孩一樣。

我感受到他接近了我,在我唇前停了一會兒,不知道是在思索甚麼,突然改了個方向,撥開我的瀏海,吻了我的額頭,「要征服我你還有得學,今天我還是先吃火雞好了。」

他起身,脫去了他的外套,身上依舊是整齊如一,但在走了幾步後,又回眸桌前錯愕的我,「火雞還是算了,我比較想得到你,就當是我的生日禮物吧?把你送給我,不就是你今天的目的?」

他揚起笑容,我已經誓言要保護他到永遠,我也決定不再卻步。

因為今天是他的生日,他想要甚麼,我一定會給他,甚麼都好,我會把心臟奉獻給他,直到永遠。

「我愛你,里維。」

 

 

 

 

米卡莎篇

 

又是那個死矮子。

 

為何他總是挑艾連的毛病!

 

自從聖誕節之後艾連和他就變得有些奇怪。

 

「調查軍團的這裡,你的房間,床底下不許有任何像你腦袋一樣的灰塵,你看,這是什麼?」

 

我捲起袖子,踏出重重的步伐邁向了這矮子,看著他吹著手指抹上的灰塵,自從成為調查軍團的一份子,就是兩天一小掃三天一大掃,說軍隊的整潔能讓士兵整齊劃一,提振士氣什麼的,說穿了這只不過是他刻意找事情來刁難我們,尤其是刁難艾連。

 

「米卡莎,妳冷靜點!」儘管阿爾敏拉住我的手,我依然有自信自己的力氣能擺脫他。

 

「請兵長說明一下,為何總是專挑艾連的毛病!」

 

「米卡莎!你什麼時候進來這裡!」我知道艾連急忙想趕我走,是不想讓我直接和這矮子對衝,他從以前就對我很好,而我從他對我說要戰鬥才能活下去的那時,我就是為了艾連而活!

 

兵長用半邊臉擠出笑容,那模樣不是笑,感覺是取笑,我便挺直了背,俯視著他。

 

「論資歷來說,即使這傢伙是因為會變身成巨人的古怪體質而被迫來到這裡,他也是比你們來得還久,我理當先檢查他的房間,甚至是對他要求比你們多,要浪費時間的話,我會選擇浪費在有意義的地方!」

 

我看著他不帶任何怒氣卻說出讓我氣炸的話,並繼續鑽研他的掃除品管,點出了艾連各項不合格的地方,準確地說了再給予他的打掃時間以及要求的標準,完全忽視我與阿爾敏的存在,從我身邊走了出去。

 

 

 

氣死我了!

 

「我真希望他每天都縮一公分,這樣一百六十天他就會完完全全消失!」在我與艾連之間!

 

我咬下最硬的那塊,把憤怒加諸在麵包上,嘔氣地嚼著。

 

「米卡莎!妳不要這樣了,我想,雖然兵長對我嚴格,但是在其他地方他都會關照我。」

 

「哪個地方?」我聽著艾連替那矮子解釋,越聽越生氣,艾連實在太善良了,即使被罵被踢被揍,都還是幫那矮子說話。

 

我將臉瞥到阿爾敏的方向,他正巧也在看我,與其說看,不如說是在觀察我的態度,他發現了我的視線,趕緊攪著濃湯,「我想艾連說得沒錯,我只是在想,為何米卡莎會這麼針對兵長呢?假使說潔癖就是兵長的個性,那只要把他想通了後,就覺得兵長對艾連的要求是理所當然的。」

 

我嚼著麵包,「所以呢?」還在思索的腦筋突然想通了這句話,「阿爾敏你的意思是說,兵長對艾連有不好的企圖嘛!也就是說我必須在艾連身邊分秒不離的保護他!」

 

「米卡莎!阿爾敏哪一句話讓你這麼覺得?」我不管艾連的排斥,我坐近了他,我可以受傷,但就是不准別人傷艾連一根寒毛,半根也不行!

 

我喝了口溫水,盯著遠方背對我的身影,他那獨樹一格的拿杯方式在我眼裡只像是愛現,看著他將不知道有沒有加奶精的咖啡遞上嘴邊,我顫抖著手,杯子差點被我捏碎。

 

愛現的傢伙,我得找個機會和他分出高下,看誰才能夠得到艾連的監護權!

 

「哈啾!」艾連捏了捏鼻子,我趕緊將手帕遞給他,「不知道是誰在說我壞話。」

 

艾連這傻孩子,我不能離開他半步,絕對不能重蹈之前差點失去他的覆轍。

 

 

 

很好,艾連已經安全的進入房間,爬上了有阿爾敏的二層床鋪,來到接近天花板的床位,這一天他又平安無事地躺入床上!

 

我捨不得將小型的螢幕關掉,看著艾連搔了搔背,打了個哈欠,緩緩地沉入床單,將棉被蓋到頭頂。

 

當螢幕上沒有艾連的身影後,我才把針孔攝影的螢幕關上,很好,今天沒被矮子糾纏,我終於也能安心的睡覺了。

 

我也和艾連選一樣的上床鋪,每晚總伴著莎夏的打呼聲,夢話離不開令人流口水的食物名。

 

「北平烤鴨……馬鈴薯燉牛肉……。」

 

我無奈地盯著天花板,她又開始在說夢話,摸著凹陷的肚皮,為了維持腹肌以便保護艾連的安危,我每天可都有注意蛋豆魚肉類的蛋白質補充,可現在完了,因為今天氣矮子氣到沒食慾,現在這種時刻居然開始餓了……。

 

我悄悄地下床鋪,踏出溫暖的兩人房,將臉龐埋進脖子上的紅色圍巾。

 

這條對我意義深遠的圍巾……這是艾連給予我的愛,用家人的愛將那一無所有的我留在他家,那是我再度擁有家庭的證明……只要一想到這裡,我便充滿了能量,只要將臉埋在圍巾裡,我就能聞到家人給我的愛,感受到那股暖流從脖子延伸到全身,讓我充滿力量,做任何的一切的犧牲。

 

只要是為了艾連,我什麼都可以放下,反過來說,我也能為了將艾連放在身邊,不惜一切將阻礙之人給剷除。

 

我下了樓,沒想到廚房正巧燈是亮著,那裡坐著的人正是我心中第一個想剷除的對象││里維兵長,他的身高只有一百六十,比我和艾連矮了十公分,但他卻是人類最強……雖然不想承認,但他的實力確實在我之上。

 

且他並不自負,反倒是因為自己的能力,而讓自己班的成員去驅逐較少數的巨人,最難最棘手的總是留給自己,雖然總掛著三白眼兇惡的表情,事實上調查結果發現,前任里維班的成員都很愛戴他,好比說愛戀著他,多次拒絕男性求婚的佩托拉。

 

可惜他最得力的里維班成員只留下新進的艾連,那些他曾經信賴的得力助手全都死在前次的女巨人手上。

 

我想現在是他最脆弱也最容易動怒的時期,雖然這麼打算有些差勁,但我希望能利用這段時間,讓他認清楚艾連是誰的。

 

「是妳啊!」他似乎沒感受到我的敵意,喝著咖啡,腦子卻不知在想什麼。

 

「真是稀奇,這種時候兵長居然獨自一人在這裡喝咖啡,在想什麼?睡不著嗎?」哼,看他那深鎖的眉頭,想必有著不為人知的苦痛過去,也許是他受到的痛苦,也許是他給人的痛苦,但誰知?我只希望這種人別接近艾連,我倒了杯溫開水,刻意坐到他斜對角,這是艾連平常愛坐的位置,其實我老早就想坐坐看了。

 

「喔?這麼一看妳我才記得……你是艾連那時候的……和艾連很好的朋友?友人?」

 

「是,我是艾連最親近如同家人般的朋友,請兵長好好記住!」我大力地放下溫開水,我自以為這可以嚇著他,但他卻冷靜地看著我,點了頭,完全不當一回事繼續喝著咖啡。

 

我抿著嘴,他將視線擺往漆黑的角落,我與他兩人沉默地坐在餐廳,若不再想點其他有利的話題,那麼這場局顯然是我孩子氣,「對了,我想問……」很好,我在幾秒後接上了話,這麼一來就是我先攻了,「我聽說兵長下次與下下次的壁外調查都暫停出巡,不知道兵長是怎麼了?身體不舒服嗎?」

 

我聽阿爾敏說,兵長不但在上次壁外調查失去了里維班的成員,還用傷了自己,雖然不知道明確的原因與受傷的位置,但這可說是他的致命傷,為了奪回艾連,我只能拼命在他傷口灑鹽了。

 

「是,我在某次使用立體機動裝置時沒站穩,扭到了腳,醫生說必須休養三個月的時間,正好是兩次壁外出巡,我只好趁這兩次好好處理調查軍營內部的事情,由團長、調查軍團的精英與104期的你們出巡。」

 

我嘴角不禁揚起,什麼人類最強,腿一旦扭傷就沒辦法成為這稱號了吧!

 

「這麼說,兵長當時曾說過要看住艾連,但又對下屬們說其實你是在保護艾連,如今你現在無法出巡,那麼這項任務就由我來承接,以現在來說,我一定比兵長還能保護好艾連。」

 

即使大神經,兵長應該意會到我的言下之意了吧?我看他又喝起咖啡,大概在利用這段空檔思索吧?

 

我趕緊起身,將溫開水拿在手中,「那就這麼說定了,兵長你今晚還是早點進房裡睡吧!待在餐廳只會著涼,要趕緊養好身子才能跟我們出巡啊!」我轉身急速離去,完全不敢再回眸兵長的表情。

 

雖然心中對咄咄逼人的自己感到失望,但艾連是我唯一且剩下的家人,我不能因誰而失去他,即使我察覺到艾連與兵長有我無法介入的關係。

 

 

 

隔日早晨,我從莎夏床邊經過時,她還打著呼,看她呈現大字型流口水的模樣,我開始擔憂起她的未來。

 

昨天漢吉分隊長告知我萊納身體不適,今天臨時變成我來做早餐,想到這我不禁握緊拳頭,原本……原本我可是和艾連分成一組的!我想了一周的新婚夫妻早餐計畫也在這突變下宣告失敗。

 

將圍巾暖暖地圍在我脖子上,走出門。

 

沒想到今天的搭擋比我還早起,廚房已經閃出微微的光芒,我便趕緊下樓,在還未看到人之前我先說聲抱歉,「來晚了,我以為時間是約在早上七點。」

 

當我頭一低,視線範圍內居然就是那位心中的剋星││里維兵長,看著他熟練的用長筷攪動味噌湯,並同時煎煮平底鍋的魚,「喔……是妳啊?艾連的朋友。」

 

他將湯舀到小碟子,遞上唇邊嚐了一口,微微的點了頭,味道似乎合他所要的,我轉身看向餐桌,方才剛起床視線有些模糊,現在這麼一看,桌上早已擺好了餐具,肉與湯也準備得差不多。

 

「欸,艾連的朋友,你去幫我切點蔥。」

 

「喔……喔!蔥嗎?」我四處找著蔥,他一邊忙不忘示意著蔥的位置,我完全找不到他可以挑剔的地方,也無從找點來和他吵。

 

他完完全全地把早餐的任務控制得恰到好處,就如同他削巨人的肉一樣,快‧狠‧準!

 

既然如此,我只能用手中的青蔥來和他對決了!

 

我快速地將大刀削利,左手曲著手指壓蔥,右手握刀快速切蔥,被我精準削出的蔥每一塊都是五公厘,速度之快讓蔥循著拋物線跌入空盤中。

 

誰知兵長煮完了魚之後,從水槽裡拿出一隻新魚,開始削著魚鱗,並俐落地將魚切成等分的工整魚肉,其刀法根本比擬日本料理師傅的手藝!

 

我殺紅了眼瞪著他,看著他將一道道料理完美的呈現出餐桌,這時和我預計的一樣,第一個醒來的是聞到肉味的莎夏,她反坐在桌椅,視線殷切地盯著我們看,再來是做事有條有理的貝爾托特和感冒的萊納組,接著絕對是沒踏穩階梯從一半摔下來的柯尼,以及在旁經過恥笑他的讓。

 

很好,一切都在我的計畫之中,我得在阿爾敏下來之後,艾連下樓到一半時展現我最高超的廚藝!這是我調查一個月份的針孔攝影機所得到的早起順序,我看準了阿爾敏拉開桌椅,我快速將兵長眼前的平底鍋拿起,打算在艾連下來時將魚翻身。

 

「等一下!油會噴!」就在魚因為我的翻轉而灑出了超過百度油漬時,兵長迅速地用身體推開我,手持著拼命噴油的鍋子,那隻多處傷痕的手承受令人難受的灼熱溫度,眉頭一鎖,他那平常總扳著的臭臉瞬間變得痛苦。

 

我的心不知為何跳動了好幾下,那像是罪惡感的東西從心底湧出,「不好意思。」

 

看我們這邊有些狀況,艾連立刻奔了過來,他首先仍是盡青梅竹馬的義務詢問我有沒有受傷,接著那擔憂的表情就留在兵長那兒,雖然沒有明顯的曖昧互動,但我曉得,我的地位永遠贏不了兵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衛亞&天晴的金色之約

衛亞&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