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到了。

驚魂未定的臉、倉皇逃命的身影,映在牆上的黑影大得足以將她圍住。

天空藍的裙擺被撕破一角,遺落在外的高跟鞋孤單地躺在柏油路上,但主人再也無法拾起它了。

尖叫聲不斷在我耳旁響起,當黑影將她吞沒的那一刻,黑夜也將恢復寧靜,而我,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幕,連發出聲音的力氣都沒有,直到意識散去……

 

來到這陌生的都市已經十天。

高中畢業典禮那天,級任老師那張恨不得將我們這群瘟神送出去的臉,彷彿就在昨天。

度過枯燥乏味的三年,無論會不會邁向嶄新的里程碑對我而言都無所謂,跟著家人到處遷移,從小學到現在已經是第四次了。

一家四口搬到全國人口最密集的「獅子區」超過一個禮拜,仍然會在離家很近的十字路口上迷路,以前方向感明明很好。

「歡迎光臨!今天的握壽司兩盒特價一百二十元喔!」

走進「60元便利你」後,拿了店員推薦的特價品及一盒牛奶結帳,結完帳後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來吃,無事可做的我只好看風景打發時間。

這間店顧名思義是所有東西只賣「60元」,大都會的「獅子區」不比我的故鄉「處女區」,在「處女區」即使是放了十塊肉的大碗牛肉麵也只要20元,但20元在「獅子區」大概只能買條口香糖來吃。

都會區物價昂貴的嚇人,不知是這的人錢賺太多不懂計較還是算術特別不好,一樣東西60元,兩樣加起來還是120元,那店員口中的「特價」到底有什麼意義?

話雖如此,握壽司依然天天賣到缺貨,但不得不說,大都會的握壽司比鄉下的來得好吃多了。

透過店內的落地窗,我看見不同於「處女區」的藍天白雲,明明是同一個國度,只是南北距離的不同,氣溫與濕度就明顯不一樣。

就算穿著單薄T恤也能感受到比故鄉更悶熱的「獅子區」,幸好這裡到處林立有冷氣的地方,不用為了乘涼拿扇子拼命搧的感覺對我而言滿新奇的,一間間在騎樓林立的商店,成了這個暑假我最常造訪的地方。

「同學,你每天都好早起喔,這時間大概只有公園裡的阿公阿嬤會到那做操或走走路吧!」

找我搭話的人聲音開朗有朝氣,染了頭非常適合他的金髮,明明戴著耳環及銀鍊等裝飾品卻一點「粉味」也沒有,該怎麼說呢……比起我這種純樸不懂得打扮的鄉下人,他算是走在時尚潮流尖端。

「我剛搬來這裡,想早點適應這裡的一切。」

看著不遜於鄉下的老人們,他們健康活力的運動著,我深深覺得老人無論身處何處,都是群不得輕易忽視的可怕族群。

「看得出來啊!我在這裡打工兩年根本沒看過你!啊,給我吃一個吧,肚子正好餓了。」

年紀看來和我差不多的男孩把椅子反過來放,率性地坐在我面前還拿走我的握壽司,打開包裝後沒等我同意就吃了。

「喔~喔?沒想到鮭魚子配肉鬆這麼好吃!決定了,中午買三個來吃,你滿有挑食物的眼光嘛,哈哈!」

我平常不太多話,只是靜靜聽著突然闖入我世界的男孩,他陽光的笑容和說話聲音干擾著我,卻不會讓人不自在,接著講起他一天從早到晚都怎麼過,看來是個話頰子一開就停不了的類型。

「呼哇~飽了……謝謝你救了我一命,等等請你喝飲料!隨便拿一個吧,專屬早起鳥兒的好康喔!」

他朝我眨眨眼,如果坐在這裡的是女孩,肯定被他他可愛的笑吸引。

「對了,我叫陽杞聖,大家叫我阿聖,呃……小陽或小杞之類的就不用了,是附近『獅王大』二年級的學生,你是轉學生嗎?」

滔滔不絕把他的一日行程介紹完畢,陽杞聖有些害羞地改介紹起他自己,似乎有一臉紅就抓臉的習慣。

「雲一怜,大一生,也是念『獅王大』的。」

看他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,難道我看起來真有那麼老?

「原來是學弟啊?抱歉,因為你總是沉著臉坐在這望著藍天思索什麼,看起來話也不多,我差點就喊你學長了,哈哈……」

「我只是進來吹冷氣而已。」

陽杞聖的笑容彷彿用不完:「你姓雲啊?好特殊的姓,那我喊你一怜囉,除了小陽或小杞,想怎麼喊我都可以!」

「那就阿聖。」

「唉!這天氣熱到都快把人融化了,尤其是中午自動門一開,溫度還會瞬間飆到三十七度,嚇誰啊?」

阿聖露出漂亮的白牙,瞇眼笑道:「一怜,你天天六點準時到這吃握壽司當早餐,真是一代奇葩耶!我覺得六十元真是爆瞎的貴,你錢多喔?還是愛吃握壽司?」他接著露出詭異的笑,「該不會是──喜歡我?」

「……」

「呃,很難笑吧?我也覺得,不過每天值大夜班針得好累……一怜,我小趴五分鐘,有人來叫我喔!」

他說完還真倒頭就睡,完全不在乎腦袋就佔了這張桌的1/2有,毫無防備進入了休眠模式,也太相信我這個陌生人了吧?

他將臉靠在右臂上睡著,比我大一歲的男孩不僅長得好看,有他在的地方似乎就有耀眼的光線射入,和我常被說太過陰暗、內斂的性格相反,是個能輕易帶動氣氛的中心人物,不到十分鐘時間就讓我對他產生好感。

當我想將注意力放回公園時,突然發現他的腕上發著光,有條像手環的橙色符文繞著他手轉了一圈,我的心臟差點在這一刻停止!

 

女人淒厲的嘶吼。

巨大黑影的吞噬。

和那孤獨的紅色高跟鞋……

 

「嗚!」

儘管回想那些畫面讓我痛苦,但我就像恨不得吞下眼前花蜜的飢渴蜜蜂,無意識地伸手想觸碰他手腕上的符文,那點點光芒吸引著我,我想看……好想看!

叮咚!

「啊……歡迎光臨!」

就像反射動作一樣,陽杞聖在我指尖快碰到他的剎挪抬頭,嚇得我趕緊縮手,他有些困惑地盯了我兩秒,接著便匆匆跑回櫃台結帳。

心跳得好快,卻只有自己知道原因。

我可以看見人死前十秒鐘的影像。

在我剛到「獅子區」的前一個月,當時各大新聞頭條都在播放「妙齡女子深夜回家遇害」的新聞,警方花了一個月仍找不到兇手,全案陷入膠著,只有我知道無論警方派出多厲害的精英和偵探都沒用,因為兇手「並非人類」!

 

天空色的裙擺隨著她踏出的每一步搖曳。

穿著一雙讓人炫目的紅色高跟鞋,它的主人小跑步地與我擦身而過,我碰到她的手,女孩則笑著回頭跟我說「抱歉」,接著那十秒鐘的追殺影像便在我面前晃過。

我呼吸困難、雙手抱臂地半跪在地,看著女孩興高采烈地像要跟男友約會般的離去,我開不了口,至少在她離開我視線之前都喊不出聲音,害怕的連動都動不了,直到好心路人問候我為止。

 

不要去!

妳會死的,別去……

 

我做不到。

像個啞巴一樣無法開口。

只能看著她微微發亮的橙色符文拓印在她纖細的手腕,就像預告死亡的來臨。

那黑影是什麼,我不知道,只有滿滿的恐懼凌駕著我。

冷汗從額頭滴落,不知是空調壞了還是天氣真的太熱,我看著櫃台露出爽朗笑容的阿聖,他朝我眨眼,無聲地說:「中午我請客!」,但我無法回應,連吃到一半的握壽司都這麼擺著,頭也不回衝出「60元便利你」。

他狐疑的目光一直跟隨我,直到我消失在轉角處。

「呼、呼、呼……」

我不知道楊杞聖會遇到什麼事,我並沒有碰他,即使有股強大引力促使我去「看」,我依舊沒有碰那奇怪的符文,試著想忘、裝作不在意,但他爽朗的笑臉揮之不去。

我心裡清楚,若不告訴陽杞聖這件「怪事」,今天──他就會死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衛亞&天晴的金色之約

衛亞Wei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